萧珩落

【瑞嘉】不识(序)

“心跳正常,血压正常,脉搏正常,五脏正常,实验体目前情况稳定。”戴眼镜的女子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睛,向身旁的男人汇报浸在营养液中男孩的情况。

男人听后微微点了点头,而目光正紧紧地盯着男孩。

男孩好看极了,人工制造出来的肌肤在灯光下显得惨白,面上一点血色也没有,略长的头发飘散在营养液中,双眼紧闭,鼻子处戴着吸氧用具。身上没有一丝的赘肉,这是一副趋于完美的身体,如同神的馈赠。

男人满意地看着男孩,颇有赞赏地点点头,这是他最完美的实验体,是他至今以来最接近神的创造!可是他并不安于现状,他想把男孩放出来,他想知道男孩是不是神一般的存在,他想试炼男孩,所以他选择让女人把男孩身上的仪器全部撤走,营养液被排出器皿,男孩摔落在地。

他赶紧挥手让女人撤走器皿的玻璃,大步上前将男孩抱在怀里。

男孩在他怀里醒来,见到男人,下意识便想翻滚出男人的怀抱并还手。可刚刚苏醒的身体还是软软的,没有力气,挣不开。

男孩警觉地盯着男人,开口道,“放手。”

男人无奈,放下了男孩,他似乎是很满意他的实验品,眉间流露出的喜悦与那有些愉快的语调都彰显着他的好心情。

“我是你的主人,创造出你的主人,你就叫嘉德罗斯好了。啊,真是个好名字啊!”

男人微眯着双眼,做出享受的姿态。

男孩,不,应是嘉德罗斯,皱了皱眉,对男人的行为表示嗤之以鼻。

“主人?渣渣可不配同我相提。”

男人忽略了嘉德罗斯语气之中的厌恶,他想到了什么,笑眯眯地对嘉德罗斯说,“罗斯啊,我为你可是备下了一份大礼呢。”

女人见状,赶忙将她刚刚取来的大罗神通棍递过去。

男人一手拿着棍子,另一手抚摸着棍身,“这大罗神通棍可是个好宝贝,你可要好好珍惜啊。”

男人将棍子递给嘉德罗斯,嘉德罗斯接过棍子,甩上肩头,不耐烦地看着男人。

“渣渣你讲完了没有?”

男人一愣,嘉德罗斯不给他反应时间,直接转身就走。

男人回过神来,看着嘉德罗斯的背影,深深地感慨自己创造了一个多么完美的人,无欲无情,实力强大,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,他仰身大笑。

[all澄]脑内恋碍选项(下·羡澄篇)

宗主时期
私设成山
ooc,ooc,ooc,慎入
本章魏无羡没有出场
江澄还是会梦到过去的事情,阿爹,阿娘,阿姐,还有魏无羡。想起曾经与魏无羡一起采莲子,射纸鸢,看花灯,抓山鸡,抢排骨。想起了阿姐一声声的温柔的呼唤,手抚过头顶的温暖,虞夫人严厉的教导和江氏覆灭前那一瞬的慈爱。 最后停留在魏无羡绝决的一句“不必保我,弃了吧。”江澄醒来,披了一件长衫点灯给自己倒了杯水。江渔敲了敲江澄房门“家主,您又失眠了?”江澄捏了捏鼻梁,推开门看到江渔满脸担心的样子,心中一暖“你先去注意吧,不用管我了。” “宗主,这……” “我就出去走走,没事的。”江澄没有理会江渔的“宗主你就歇会啊,躺着也行啊,您身体不好就不要乱走了。”
江澄站在莲池边,魏无羡,你说将来我做家主,你做我的下属,永远不背叛我,不背叛江家,可现在,你在哪儿?为什么你可以把你说出的誓言随意抛弃?从小你就样样比我好,我什么都比不上你,就连阿爹也更加的宠你,兴许你是看不上我吧,年少时的一场梦,我却怎么也醒不来。把他人不禁意的笑话当真,那天的那场梦,永远不可能再次实现。 云梦再无双杰。 年少时期的肆无忌惮,成了宗主时期的遥不可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羡澄篇完
后记 我是以自己的理解去写的江澄,可能去你们的想法不一样,我个人觉得江澄是那种表面很凶,但内心很重感情,多愁善感也是一个很脆弱的人。这篇没有选项,我觉得江澄长大了,有自己的想法,不该用这种选项来限制他自己的想法。 以上。

[羡澄]脑内恋碍选项(上·羡澄篇)
@十一柳先生 太太的文,请查收(虽然并不好吃)